• 新闻中心
  • 最新公告
  • 公司新闻
  • 基层要闻
  • 热点专题
  • 经营管理
  • 企业管理
  • 项目建设
  • 房屋销售
  • 物业管理
  • 安全生产
  • 市场开发
  • 行业资讯
  • 市场动态
  • 党建工作
  • 宣传思想
  • 组织建设
  • 党风廉政
  • 党务公开
  • 群团工作
  • 企业文化
  • 文化理念
  • 文体活动
  • 员工艺苑
  • 生活百科
  • 视频中心
  • 视频播报
  • 大秦宣传视频
  • 下载中心
  • 领导讲话
  • 公司文件
  • 学习资料
  • 政策法规
  • 位置导航: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艺苑

    赫连之城

    发布时间:2019-05-28 10:46:58 来源:本站 作者:付增战 摄影: 浏览:

    打印】 【复制本页地址】 【关闭

        这是一座关于英雄的童话之城。

        那一位英雄“身长八尺五寸,腰带十围,性辩慧,美丰仪”,他原本白皙的皮肤在常年的风雨浸染下泛着黑红的颜色,蓝色的眸子里透出坚忍与阴郁。他出身贵胄,遭遇强敌入侵,父兄死难,部落离散,他侥幸逃出生天却又被人出卖,九死一生,命悬一线。他终于凭借着野心与武力一步步壮大,逆袭成为令人战栗的草原之鹰,在那片广阔的舞台上纵横捭阖。他陶醉在草原的无际无涯与一碧千里里,终于在那朔方水北,黑水之南的莽原上寻觅到了一块最佳的风水宝地。

        他骑在那一匹充满野性的黑骏马上,长鞭所指,不禁慨叹道,“美哉斯阜,临光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自马岭以北,大河以南,未有若斯之美!”他要在这里建起一座城,他要从这里出发,挥动上帝之鞭,席卷天下,一统万邦。

        我们知道这位英雄是匈奴民族在中华大地上最后如同黑天鹅一般的绝唱,他自称帝王“东天为子,是为徽赫实与天连,今改姓曰赫连氏,庶协皇天之意”,从而改名叫做赫连勃勃。而那一座城池,就是整整一千六百年后依然矗立在今天陕西省靖边县白城子的统万城。

        赫连勃勃这位草原英雄,这位匈奴民族的最后荣光如一颗流星划过五胡十六国的黑暗长空,他从创业到死去短短二十年,他死后两年,号称“永世垂范,亿载弥光”的统万城就被年仅十九岁,更加英明神武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铁骑所攻陷。又过四年,胡夏王朝覆灭,只存在了短短二十五年。在整个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犹如惊鸿一瞥,烟花一般绚烂之后迅速归于沉寂。而匈奴民族,这个在中华文明形成的过程中,多次影响历史进程的草原民族自此退出中国历史舞台,了无踪迹。

        赫连勃勃的俊朗外型与他极富野心的不断叛逆,雄才大略与残忍嗜杀的矛盾结合,半是英雄、半是魔鬼的世人评价,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传奇经历,放眼中国历史,似乎找不出第二人。他的人生好似但丁《神曲》里美丽而有权柄,充满光辉与勇气的卢西弗,但又不全像。

        历史是成年人关于英雄的童话,要探究赫连勃勃这一部童话所要带给我们的启迪,那就把目光投向那一座统万城吧。

        据说那座城不仅是赫连勃勃大夏国的都城,更是匈奴民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留下的唯一一座都城,千年行国抛弃了帐篷而筑起了城池,帐篷是草原民族的符号,而城是中原文化的标志,赫连勃勃的狼性血脉里应该有对中原文明的渴慕。

        城用六年时间,在汉代奢延城的基础上改筑而成,在赫连勃勃生活的时代这里应该就是一座繁荣的都驿。城分为外城与内城,内城又分为东城与西城,东城周长两千五百六十六米,布置着居民区与官署,西城周长两千四百七十米,属于内城与宫城。城用白土蒸煮夯筑而成,据说赫连勃勃在筑城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在这茫茫的草原上,没有筑城用的砖石,筑城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时他手下大臣,梁公、御史大夫叱干阿利经过苦思冥想,多次实验,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用那草原旷野上很容易找到的酒谷米拌上黄土,再拌上生石灰,再掺上细沙,用一口大锅蒸煮,待到冷却凝固之后,就变成一块块白土,坚硬无比,刀斧难入,用来筑城真是再好不过的材料。于是赫连勃勃便任命叱干阿利为匠作大监,负责筑城。

        那位叱干阿利是赫连勃勃的救命恩人,是一位能征惯战而又聪明狡黠的人物,出身于鲜卑民族,出生成长于肤施城(今陕西延安)。叱干阿利的残忍嗜杀尤甚于赫连勃勃。“阿利性尤工巧,然残忍刻暴,乃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在这六年的筑城过程中,十万民夫昼夜不停,每天有五六人因为严苛的验工而被杀死,尸体立即被夯入城中。待到城整个筑好,不算民夫因疲累而死,单单因验工而死的民夫就超过万人,超过了筑城民夫总数的十分之一。这座统万城真的是白骨堆成的一座城池,一座暮光之城,一座血光之城。

        那座城终于筑成,巍然屹立在草原旷野之上。宫殿巍峨,城头宽厚,角楼高耸,高台摩天。东城、西城之外有外郭城,外郭城之外有赋贡城,赋贡城还有易马城。城墙厚达十六米,加上向外伸出的马面,厚度可达三十米。城的东西南北四角,各修一座高大宏伟、气象森森的角楼。城由外到内构筑起三道防御体系,第一道,由红柳河、纳林河夹道形成三角台地,两面临河,统万城坐落其中。第二道,由外郭城形成外围第一道城墙。第三道,由虎落、夯土城垣、马面、垛台、护城壕、铁蒺藜构成立体防御体系。统万城竣工庆典之日,赫连勃勃诏命手下后秦降臣、秘书监胡义周写下一篇《统万城铭》,那一篇铭描述统万城的形状,“高隅隐曰,崇墉际云,石郭天池,周绵千里”,“华林灵沼,重台秘室,通房连阁,驰道苑园”。赞颂统万城道,“其为独守之形,险绝之状,固以远迈于咸阳,超美于周洛。义高灵台,美隆未央。迈轨三五,贻则霸王。永世垂范,亿载弥光。”又让人将那一篇铭文勒石刻碑,立于统万城东门之测。

        那东门所朝的方向,正是赫连勃勃杀父灭族仇人北魏王朝的方向。赫连勃勃将东门取名“招魏”,他要一雪前耻,等着那北魏拓跋氏乖乖前来投降。西门取名“服凉”,他要降服五凉诸国。北门取名“平朔”,意即平定河套以北地区。南门取名“朝宋”,赫连勃勃要和南朝刘裕交好,这里面既有远交近攻的战略考虑,又有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

        统万城快要修成的那一年,赫连勃勃终于达到一生的顶点。赫连勃勃趁那刘裕灭掉后秦,留下幼子刘义真镇守长安,自己班师回朝之际,沿着当年大秦王朝扶苏与蒙恬修筑的八百里秦直道,数万大军兵发长安,轻易大败刘义真,夺取长安,占据关中地区,并在众臣多次劝进之下于灞上称帝,改年号为昌武。

        攻占长安之后,群臣都劝赫连勃勃长居此地,建都长安。赫连勃勃坚决拒绝,对身边近臣叹息道,“朕知长安累帝旧都,有山河四塞之固!且荆吴僻远,势不能为人之患。但那拓跋魏与我仅一河之隔,数百里之远近。若我定都长安,统万城恐有不守之忧。朕在统万城,彼终不敢渡河。”

        就是这一番话,让我们读出赫连勃勃不仅仅是五胡十六国的乱世枭雄,他攻占高平,讨伐鲜卑,大败南凉,屡败后秦,结盟北凉,袭取长安,无往不胜,靠的不仅仅是铁骑与狼性,他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他是匈奴民族的草原英雄。

        赫连勃勃在统万城筑成之际回到城里,此后的七年里,除了公元424年,三个儿子赫连璝、赫连伦与赫连昌因为争位而相互攻伐之外,胡夏政权再无大的对外战争。赫连勃勃不知是已经忘掉了君临天下、一统万邦的在豪情壮志;还是在为他的君临天下、一统万邦而休养生息,积蓄实力;甚或是他已经厌倦了征战,想要安闲清静的生活。他在平静中度过了余生。一年之后,公元425年,赫连勃勃在统万城永安殿去世,终年四十五岁。野史里说,他被自己的贵妃毒死,而那位贵妃,正是当年他借以发迹的恩人,后秦高平公没奕于的女儿。

        赫连勃勃的故事落下了帷幕,那座统万城还在弹奏着后续的乐章。自胡夏政权灭亡后的五百多年里,统万城长期为夏州治所,依然是北方重镇。直到北宋初年,夏州为党项族李氏所占据,期间党项人与北宋政权互相攻占,公元994年,宋军终于攻占统万城,宋太宗赵匡义下令毁城迁民。四十年后,李元昊在兴庆府建立西夏政权。统万城,这座草原民族建起的历史名城,她的建成与毁灭都昭示了两个都叫“夏”的少数民族政权的崛起,这是一种巧合,却更像是一种宿命。

        原来的朔方草原,后来的朔方大漠,矗立六百多年的那座历史名城,终于销声匿迹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八百多年里,应该有无数人从她的残垣断壁前经过,凝望着她在夕阳里的余辉,也许有人写下诗篇,但吟哦的是沧桑,而不是胡夏。

        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终于又有一位儒雅文人戴着斗笠,穿着麻鞋,骑着瘦马来到了她的身旁,他的名字叫做何炳勋,时任榆林府怀远县知县。奉了太守徐松的命令,前来查寻统万城的遗迹。何炳勋知县“携带罗盘、纸笔,随步定向”,按史载方位查寻统万城。一路踏访之下,他终于确认了统万城的所在,在《复榆林徐太守松查夏统万城故址禀》那一篇著名的统万城考察报告中他写道,其时“高约十余丈白土筑成”的西南隅墩尚存“鸡笼顶式大厦一间,半间已坍,半间悬钟,屋顶形迹宛然。”

        感谢何知县,为我们拂去了历史的尘埃,让统万城又袒露在世人面前,城历经了风霜,却并不衰朽。她白发苍苍,满身伤痕,却筋骨怒张,傲然矗立,而且将永远矗立下去。

        没有赫连勃勃,就不会有那一座童话之城。没有统万城,人们也许早已忘记了草原英雄。是赫连勃勃赋予了统万城的本体生命,还是统万城的精神图腾彰显了赫连勃勃那一位草原英雄?

        这是一个天问!